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田野裡,到處都是綠色,路邊的草是綠的,田里的麥苗已經抽節了。高高綠綠的,在微風中像綠浪一樣輕輕擺動,又像厚實柔軟的綠色毯子,鋪在大地上,大地顯得富有而生機勃勃。田間的小路上瀰漫著麥苗的清香,小路撒發著泥土的清香,還有遠處飄來的花香,燕子在田間飛著,忙碌地捉著蟲子,叼著春泥,帶著滿心的幸福築著自己溫暖的家。 他一個人走在田間的小路上,今天的腳步視乎有點兒緩慢,他的臉還是黑黑的、瘦瘦的,眼睛還是小小的,還和以前一樣,歲月忘了在他的臉留下印痕,也許是因為歲月覺得他的心裡的傷痕太重,所以不忍心吧。他的手裡提著一個袋子,那裡面有清明祭奠妻子的東西,有妻子喜歡吃的東西。 那是一大片鄉間墳地,除了路邊的幾個新的墓塚是黃黃的新土外,遠處大大小小的墓塚在春風中變綠了,有的墓塚上面種的是迎春花,在田野的寂靜裡,迎春花早已默默開出滿枝繁茂漂亮的花,將花香,花的美給了田間的大地、田間的春風、田間墓塚,現在只有一兩個零星的迎春花在開著。有的墓塚上是高大的一年四季綠色的柏樹,柏樹像一位得高望重的長者,在看著他緩緩地走來,柏樹似乎也在歎息著,希望他從新開始。 他停在一個墓塚前停了下來,墓塚上現在還是枯草,沒有一點兒綠色,那些草經過了冬天寒冷的風,紛紛揚揚的大雪,經過了冰霜,現在早已乾枯了,在微微的春風裡“絲絲”地輕聲響著,輕輕地顫動著,他的心就像這枯草一樣,荒蕪著,看不到春天的痕跡,看不到綠色的跡象。這是他妻子的墓塚,墓塚上的枯草要到夏天才長出綠色的葉子,綠色的葉子在夏天的一場場陣雨中堅強地生長,綠色的小草鋪滿墓塚,小草的葉子很結實,有點兒綠中發白,葉子小小,像棉布一樣的柔軟、皮實,很秀氣,墓塚那時很美,就像妻子穿件素色的外衣,清瘦地站在家門口,等著他下班回家一樣。而妻子每次看見他,卻都很茫然,卻總是看著他身後的遠處,似乎還在等待著。 等到秋天,十月份時,妻子的墓塚上開滿淡藍色的小花,小花像大拇指大小,小花的心是黃色的,那藍色很清爽,很淡雅,像妻子一樣的清秀,但是很美麗。淡藍色的花瓣也很堅強,花瓣柔嫩,但是像柔軟的絲綢布,軟軟的、舒適而不嬌氣,墓塚一片淡藍色的花,繁茂地開著,遠遠看去就像起伏的淡藍色的雲彩降落在那兒一樣,他時常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妻子的墓塚,希望那淡藍色的雲彩裡會慢慢的走出他的妻子,身著淡藍色的小花衣服,頭髮鬆鬆地蓬著,後面幫著一條淡藍色的小花的手絹,清瘦、秀美。當藍花開滿墓塚的時候,他每天都來,每天都會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墓塚,等著妻子會從藍花盛開的墓塚中走出來,雖然他知道,這一切永遠不可能,可每天他卻都來,都要等待著……直到有一天,深秋的帶些涼意的風兒徐徐吹來,藍色的花兒敗了,連最後的一朵兒藍色的花兒也走了,就像當年妻子的走一樣,那樣的年輕,那樣的美麗,忽然間就消失了。 那天他回家,妻子已經走了,她安靜地躺在那兒,她喝藥走了,就在他星期天回家的之前。他的哥哥和嫂子對他說著話,他卻一句也沒有聽進去,他麻木了,他不知道怎麼辦了。他只是呆呆地站在她的身邊,看著她,雖然她那時的臉色很難看,可他卻覺得很美麗,只想一直待在她的身邊,那樣靜靜地一直看著她。他覺得她只是睡著了,他一直待在她的的身邊,她就會醒了,然後坐起來,一臉的清秀,茫然地看著他,可無論她什麼樣的表情,他都覺得她很美麗,他都覺得自己很幸福。 他很小的時候父母就不在了,從小就是哥哥嫂子將他帶大,哥哥比他魁梧許多,是一位高大的男人,嫂子高高大大,長得很漂亮,大眼睛,皮膚很好看,白白的,經常是臉頰上紅紅的,很美麗。他的父母給他們留下了殷實的家產,一座大大的院子,院子裡兩排高大的房子。家裡從來都是嫂子說了算,哥哥對嫂子從來就是惟命是從,就像一個磕頭蟲一樣的從早到晚跟著妻子。他從小就幾乎不說話,只是在嫂子問他時才回答:“嗯”。表示同意嫂子的話。哥哥幾乎和他無話可說,所以從小聽他就沉默寡言,說的話都可以數清。 他長大後當了兵,在部隊上也是老老實實、沉默寡言。從部隊上回來後,他被分到了一個化工廠工作,只是埋頭努力工作不愛與人交流。 之後嫂子給他介紹了她,他第一次見面就覺得很幸福,因為她很文靜,她很美麗。她卻一臉的茫然,顯得心不在焉的。他很感謝嫂子,從那時起他覺得一切都很美好,花兒更艷麗了,樹兒更綠了,鳥兒的叫聲更清脆動聽了。 他們結婚了,他一個星期回來一次,他每天等待星期天的到來,好回家,見到自己美麗的妻子,可妻子卻總是對自己很冷淡,也許是想處的時間不長,他告訴自己慢慢就會好的。 有一天嫂子對他說:“你最好在單位要一間房子,這樣你們就住過去,你不用來回跑了。”他明白嫂子的意思,讓他離開家,將家裡的一切全留下什麼也不要拿。對於這一切,他不在乎,他現在只在乎她的存在,他答應著,很爽快。 那一天,她第一次主動對他說話:“我不願意去單位住,住在家裡清靜些。”他又答應著她,她第一次淡淡地笑著,他覺得心裡很高興,可一想到嫂子,他就犯愁了,嫂子在家裡從來就是說一不二的人。 星期天回來,他剛一進院子,就看嫂子從他的屋裡出來。他大步地進了屋,妻子正在抹眼淚,他急忙問:“怎麼了?”妻子一聲也不吭。他第一次那樣地著急,幾乎是跑到嫂子的屋裡,他大聲地質問著嫂子:“你是不是欺負她了?”嫂子笑著說:“你那樣在乎她,她可不在乎你,她在乎的是遠方的另一個男人,他們是同學,她等他等了許多年了,那個男人不回來了,不要她了。”他像往日一樣的沉默了,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覺得自己忽然明白了,妻子往日的茫然,妻子往日的淡淡的憂傷,妻子總是陷入沉思,妻子總是眺望著遠方,原來她一直在等待著。他忽然覺得對不起嫂子,那樣大聲地對她說話,那樣地氣勢洶洶。 那天夜晚,他第一次沒有和妻子說一句話,他背過身早早地睡了,其實他幾乎一夜也沒有睡,妻子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雖然她的動作很輕,可他能感覺到妻子濃濃的憂傷。第一次覺得和妻子有那樣大的距離,雖然近在咫尺,可卻覺得妻子卻早已離去,身著漂亮的衣裙,離自己越來越遠,去了那遙遠的地方,她滿臉都是笑,臉兒粉粉的,腮兒紅紅的,漸漸地她消失在遠方的茫茫的叢林裡,那叢林一望無邊,和遠處天空接在一起,到處一片白霧茫茫……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了,窗外的鳥兒在叫,鳥兒在院中高高的槐花樹上叫著,槐花樹上已是滿樹一簇一簇雪白的槐花了,昨天回家時,他在路上還在想今天用鐵鉤鉤些槐花,讓妻子做些槐花菜,這是他愛吃的,他希望妻子也喜歡吃。他想看著妻子吃槐花的樣子,他想看妻子做槐花菜的樣子,他想看妻子看著雪白的槐花,滿臉歡喜的神情。可一覺起來,他什麼心情也沒有了,他想一個人回廠裡,他想安靜安靜,他覺得自己需要好好想想,想想自己、想想妻子,想想妻子和自己之間的事情。 他起身就出門了,他第一次沒有和妻子打招呼,沒有表達自己的親暱,沒有像往常一樣說體貼的話語。妻子還是像往常一樣安安靜靜,但是他彷彿覺得她在掉眼淚,可他卻強制住自己不要回頭看她一眼,連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嫂子昨天的話,因為她對自己往日的冷淡,因為往日的妻子一臉的迷茫,也許都有吧,他只想很快離開這個往日裡溫暖的家。他低著頭默默地走著,一直在想著,可想什麼,他卻連自己也不知到,他漫無目地走著,一會兒快,一會兒慢,他覺得自己的天塌了下來,他不知道應該站在那兒才對。回家面對著妻子,像往常一樣,滿臉是笑,看著妻子的一舉一動,充滿歡喜,可今天他覺得自己做不到這樣;回廠裡,可他卻總不願意邁進廠門;一直待在路上,好像也不對;他多想回到妻子的面前,像往常一樣,忘掉嫂子所說的話,可剛才連招呼都沒有打,現在回去又怎樣說,最後他決定,等一個星期後回家,像以前一樣對妻子,就解釋說,廠裡有急事,自己起晚了,連招呼都顧不上打,就往廠裡趕,要不然機器就要出事了,折騰了半天,他終於安靜下來了。 可一想到妻子往日裡臉上的憂傷,他就又忙開了,來回地走著,恨不得一下子將遠方的那個男人揪回來,對他說,妻子是多麼的憂傷,妻子一直在等待著他回來,然後讓他們結婚,他彷彿看見妻子一臉的笑,他也不由得笑了,可卻笑得那樣的苦,忽然間,他又覺得自己很傻,傻的要將自己的妻子拱手給別人,可又一想那個男人最早認識妻子,而且妻子是那樣的喜歡他,一想到妻子的笑臉,他就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妻子想起來很甜,雖然那次對自己是淡淡的一笑。他忽然又好羨慕那個男人,妻子是那樣的喜歡他,如果自己是那個男人該多好,擁有妻子的笑臉,忽然間他好想揍那個男人一頓,一是解解自己的恨;一是為了妻子,揍醒他。 一個星期好容易熬過去了,他在廠裡一個星期都沒有說一句話。他更加沉默寡言了,可他的心裡卻一刻也沒有閒著,一直在想著妻子。 可當他剛回家,嫂子和哥哥就對他說著,她喝藥走了,他扶著牆蹲了下來,不然的話會倒在地上,他覺得天在轉,地也在轉著。妻子淡淡地笑著走了,他看見妻子走進了白茫茫的無邊的樹林裡,忽然間消失了。他想過跑過去,可取像在夢裡一樣,他動不了了,他坐在地上,一次次地看著妻子帶著淡淡的笑走了,消失在遠方的白茫茫的霧裡,消失在遠方的高大的樹林裡,消失在遠方的白茫茫的天地相接的地方,他卻只能看著,他全身緊緊地縮成一團,他覺得自己也要消失了,他說不出話他出不了聲,終於他倒下了,什麼也不知道。 晚上他醒來了,一個夜晚他都待在妻子的身邊,妻子穿著結婚的粉色的上衣,粉色的裙子,粉色的鞋,頭髮用粉色兒的手絹綁著,臉兒粉粉的,腮兒紅紅的,她像睡著一樣,安靜極了。他取來妻子喜歡的藍色小花的襯衣給妻子輕輕地蓋上,妻子仍然熟睡著,哥哥在叫他離開,早點兒去睡覺,可他卻沒有聽見一樣,一直待在妻子身邊,他不願再離開她一步,也許這個星期他不去上班,妻子會好好的,現在像往日一樣正在家裡熟睡著。妻子一定是聽見了嫂子那天說的話了,可嫂子那天說話的聲音不太大,他在想著,應該是因為自己對妻子的態度,當妻子心灰意冷,需要關心時,自己卻離去了,沒有給她最後的溫暖,最後的希望,卻留給她一個冰冷的背影,應該還有嫂子的冷言冷語,嫂子從來都是嘴像刀子。他覺得自己就像一位劊子手,在遠處的白茫茫的樹林裡叫著妻子的名字,當妻子進到樹林裡後,他卻離開,留下她一個人,讓無邊的寂寞、無邊的寒冷將她侵蝕,直到她徹底絕望,在寂寞裡死去。 夜晚,他一步也沒有離開妻子,他一直盯著妻子看著,他想永遠這樣,永遠陪著妻子,看著她的粉色的漂亮的臉,回想著她的淡淡的笑。 天亮了,他蹲在灰堆裡,按著習俗,給妻子篩著墊棺材的灰包,是燒過的玉米和麥子的灰,用篩子篩過後,除去渣,再用黃紙包起來,人最後入殮時,放在棺材裡的最低層,他一篩一篩地篩著,那樣的認真,一絲不苟,又一包一包地用黃紙包著,黃色的灰包一包包整齊地排放著,有人在對他說著夠了,他沒有理會,仍然篩著,仍然包著,他知道妻子瘦,他想多給她帶點兒溫暖,這是他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他不想她在墓地裡受到地裡寒氣的侵襲,妻子需要溫暖,需要他的溫暖,可他卻卻離去了……院子裡人來人往,他卻覺得整個院子只有妻子和他,院子安靜極了,槐樹花兒開著,妻子對他淡淡笑著,妻子的手裡捧著他剛剛鉤下的一簇簇雪白的槐花,妻子那樣的美麗。像院中漂亮槐樹一樣清秀、美麗,有著淡淡的笑,淡淡的花香,花香瀰漫著,院子裡滿都是淡淡的槐花的清香。 他撫摸著妻子墓塚上的枯草和涼涼的的土,他想將自己的溫暖帶給妻子,他對妻子說著親暱的話,待了許久,他站了起來,他緩緩地離開了。 他迎面的小路上小路上走來一個人,手裡捧著一大簇藍色的花,那藍色的花很漂亮,他又想到了妻子,妻子喜歡藍色花,他也應該給妻子買一大簇藍色的花,他停了下來,看著那個人走到了妻子的墓塚前,將藍花輕輕地放在妻子的墓塚上,他忽然明白了,那個男人是誰了,他靜靜地待在路邊,看著那一大簇漂亮的藍色的花,他又看到了妻子的笑臉了,妻子現在應該是甜甜的笑著,她等待的遠方的他終於來了,他彷彿看見妻子笑著,捧著大簇藍色的花,妻子和遠方的他向遠處走去,他彷彿聽見了妻子的笑聲,他們手挽手向遠處走去,遠處的田野裡藍色的花兒正在盛開,繁茂、燦爛、明媚,一望無邊,那藍色的花一直和遠處的天相接。 他靜靜地站在路邊,一直看著遠方,看著遠方妻子的笑臉。

| 3rd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1946年6月21日,西南聯大校友會召開聞一多先生追悼會。朱自清先生一開頭便激動地說:聞一多先生表現了我們民族的英雄氣概,激起全國人民的同情。這是民主主義運動的大損失,又是中國學術的大損失。他告訴人們,聞一多是“中國抗戰前唯一的愛國新詩人”,“也是創造詩的新格律的人”,“他創造自己的詩的語言,並且創造自己的散文的語言”。 朱自清又專門寫詩歌頌聞一多:你是一團火,照徹了深淵;指示著青年,失望中抓住自我。你是一團火,照明了古代;歌舞和競賽,有力猛如虎。你是一團火,照亮了魔鬼;燒燬了自己!遺燼裡爆出個新中國! 聞一多是唯美型詩人,是詩人型學者,是學者型詩人。“五四”時代,全才不少,如聞一多之全才者不多,如聞一多之熟悉西方文學者也不多。他13歲考上留美預備學校清華,22歲去美,在那裡學畫三年,卻找到了他的詩人之筆。 他先去芝加哥。到那裡學美術,真是找錯地方,但對聞一多的詩人生涯來說,真是直入堂奧。芝加哥當時是美國大工業之都,也是美國現代文學史上艷稱的“美國詩歌文藝復興”運動的中心。聞一多在芝加哥美術學校的同學中,就有後來成名的詩人肯尼思·雷克斯洛思,此人後來取漢名“王紅公”,為推進當代美國詩壇的中國熱不遺餘力。到芝加哥不久,聞一多的詩興如火山爆發,爆發的契機是讀美國意象派等新詩派的作品。用文字做色彩“畫一張畫”,是意象派的宗旨,而又名之為“交響樂”,更是這派詩人的做法。意象派詩人佛萊契正是在芝加哥的《詩刊》上發表他的《色彩交響樂》組詩,每一首都是百多行的“大詩”。佛萊契聲稱他自己從1914年以後的詩作“無一例外,全得自東方藝術”。這就不再是巧合,而是“二度返回式影響”的佳例———中國古詩影響了佛萊契,佛萊契又影響了聞一多。 1930年秋,聞一多受聘於國立青島大學,任文學院院長兼國文系主任。當時的青島是一個殖民統治影響相當嚴重的海濱名城,日本人在此氣焰囂張,為非作歹。曾有青島大學學生在海灘上無端被日本浪人打得遍體鱗傷,日本浪人反把學生送到警察局扣押。警察一面向日本人諂笑,一面打電話指責校方放縱學生。聞一多聞而大怒,一面大聲疾呼:“中國!中國!你難道亡國了嗎?”一面找校長評理。在聞一多和學生們的強烈抗議下,警方不得不釋放學生。 聞一多在神話、《楚辭》、《周易》、《詩經》等許多領域都有卓越的成就。他的性格強烈堅毅。日寇南侵,清華、北大、南開合成臨時大學,在長沙少駐,後改為西南聯合大學,將往雲南。一部分師生組成步行團,聞先生參加步行,萬里長征,他把鬍子留了起來,聲言:抗戰不勝,誓不剃鬚。他的鬍子只有下巴上有,是所謂“山羊鬍子”,而上髭濃黑,近似一字。他的嘴唇稍薄微扁,目光灼灼。有一張聞先生的木刻像,回頭側身,口銜煙斗,用熾熱而又嚴冷的目光審視著現實,很能表達聞一多的內心世界。 聯大到雲南後,先在蒙自呆了一年,在戰亂中他依然專心治學,把自己整天關在圖書館裡。圖書館在樓上。那時不少教授愛起齋名,如朱自清先生的齋名叫“賢於博弈齋”,魏建功先生的書齋叫“學無不暇”,有一位教授戲贈聞先生一個齋主的名稱:“何妨一下樓主人”。因為他總不下樓。 在當時的西南聯大,聞一多始終是激昂慷慨的學者代表。1946年6月18日簽署《抗議美國扶日政策並拒絕領取美援麵粉宣言》。該宣言表示:“為反對美國政府的扶日政策,為抗議上海美國總領事卡寶德和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對中國人民的誣蔑和侮辱,為表示中國人民的尊嚴和氣節,我們斷然拒絕美國具有收買靈魂性質的一切施捨物資,無論是購買的或給予的。下列同仁拒絕購買美援平價麵粉,一致退還配購證,特此聲明。”7月15日在悼念李公樸先生大會上,聞一多忍受著連日飢餓帶來的折磨,發表了著名的《最後一次的講演》,當天下午即被國民黨特務殺害。 聞一多的詩具有極強烈的民族意識和民族氣質。愛國主義精神貫穿於他的全部詩作,成為他詩歌創作的基調。早在清華學生時代所作的《李白之死》《紅荷之魂》等詩中,成功地運用中國傳統的詩歌題材和形象詞彙歌唱他心中的理想與愛情。留美時期寫下的《太陽吟》《洗衣歌》《孤雁》《憶菊》等名篇,表現了他對帝國主義“文明”的鄙視和對祖國的思念。回國初期的詩作《祈禱》《愛國心》《一句話》《我是中國人》《七子之歌》等,用熾熱的情感,完整的意象,和諧的音律,表現了詩人的民族自豪感。《死水》時期的詩較之往昔之作題材更廣泛,思想更深沉,進一步接觸到了中國社會現實。《春光》《荒村》等詩充滿了對處於軍閥混戰中災難深重的勞動人民的同情;《唁詞——紀念三月十八日的慘劇》《天安門》《欺負著了》等詩則直接把筆鋒指向了北洋軍閥的暴行。在《發現》這首詩中,詩人面對著軍閥混戰,列強侵略,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現實感到困惑與不安,他“追問青天,逼迫八面的風”,但“總問不出消息”。聞一多的這些詩篇發展了屈原、杜甫創作中愛國主義傳統,具有鮮明的時代感以及社會批判的性質。 聞一多一生酷愛讀書,就在新婚那天,親友紛紛前來賀喜,好久了,還不見新郎,大家以為他更衣打扮去了。當迎親花轎快到家時,人們才在書房找到他,原來他仍然穿著舊長袍在看書,家裡人說他一看書就“醉”。 聞一多在西南聯大先後開過三門課:楚辭、唐詩、古代神話。楚辭班人不多,他講課前先點燃煙斗,學生能抽煙的也點著了煙,然後打開筆記開講:“痛飲酒,熟讀《離騷》,乃可以為名士。”他的筆記本很大,長一尺有半,寬近一尺,是寫在特製的毛邊紙稿紙上的。字是正楷,字體略長,一筆不苟。他寫字有一特點,是愛用禿筆。別人用過的廢筆,他都收集起來,禿筆寫篆楷蠅頭小字。他教古代神話,非常“叫座”。不僅僅文學院的學生來聽講,連理學院、工學院的同學也來聽。工學院在拓東路,文學院在大西門,聽一堂課得穿過整整一座昆明城。他講課“圖文並茂”,他用整張的毛邊紙墨畫出伏羲、女媧的各種畫像,用按釘釘在黑板上,口講指畫,有聲有色,條理嚴密,文采斐然,高低抑揚,引人入勝。伏羲女媧,本來是枯燥的課題,但聽聞一多講課讓人感到思想的美,邏輯的美,才華的美。 聞一多先生遇難已經60多年,但是直到今天,我們依然能夠在時代的殿堂裡時刻聆聽到他鏗鏘的愛國之聲,依然能夠在文學的天空裡看到他卓然的文采。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是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雖然心裡很是傷感。 聽到你要結婚了,我心裡竟然堵得慌,眼淚就那樣掉了下來。 停了很久,也想了很久,心才慢慢釋然。 或許一直都是我在奢望 不過我心裡還是替你感到開心 其實只要你能幸福,我的感情又算得上什麼? 曾經見到你為了感情那麼痛,所以我只希望你不要再受傷害,只要她能讓你感到幸福,我無所謂。 認識四年了,你給予了我很多關心與快樂,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讓我感覺到窩心。 我說,我希望你幸福! 而你卻說:“我更希望你幸福” 其實,我的心真的有在痛,不管我是否只想看到你幸福?但聽到你要結婚,我的心真的很疼很疼,感覺就像是最寶貝的東西突然丟失了一樣。四年來,你給了我最美好的回憶,也給了我最美好的感覺。 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麼,現在都應該結束了,你知道我是那種追求完美愛情的人,所以我再也不會去對你有任何想法。再見了,就讓我把對你的感情連同回憶一起埋葬。而你我之間的過往,就像風箏斷了它的線,距離千里萬里遠。 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幸福!而我也會努力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 5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這是愛, 說不出的愛。 沒有名字,沒有痕跡。 或許是不著邊際的對我無限慷慨。 這是愛, 不確定的愛。 沒有時間 ,沒有地點。 或許是漫無目的的對我知己般的縱容。 我要怎麼說才好,對於我的情緒低潮也好,對於我的情感凌亂也罷。日日夜夜都逃脫不了,一直轉一直繞。 只是真實的自己沒辦法偽造,並不是想討好來讓某個人感覺到我的重要。 “承諾”經過現實的蹂躪與時間的焦灼,變得很透明,已然成為了此時自己身邊獨有的空氣。 其實感歎的並不是某個人的離開。 而是在一起的時候可惜沒有用一首音樂來記載,就像一首美的旋律,糟糕的是卻只有開始與結局··· 時間造就的愛或天長地久般的長廝相守或斷橋殘雪般的半路陌生。 不得不說的Time,你好美。 昨夜走的太快,獨自在房裡此刻體會到愛的最真實的滋味。不是只有在一起時的幸福,而是往往醉酒後回憶在一起時的美好,這種幸福是歇斯底里的從過去的時間薄裡小心翼翼的翻開,就看了過去的那麼幾眼而已···有許多的時候會沉默經常,不是不理也不是不想,而是當要開口時卻被太多的無奈太多的糾轍所哽咽。 或許一個人的期盼、思念真的會成為另一個人的負擔。 當我眼前的這份世界只剩下床邊微弱的燈光的時候,當我關了燈,夜淒靜溫柔的把我拼吞的時候,當我需要愛你的 時候,你, 不在。 當我眼前的這份世界只剩下你拋給我的那句 還是朋友的時候, 當我打開微博,靜靜的被自己所寫下的思念某人的日記所沉默自我的時候,當我需要你愛我的時候, 你, 不知。

| 1st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以前很害怕聽老人們念叨從前,就像嚴順開嚴老演的那個糧票小品,把兒子孫子折騰得不亦樂乎。可是,現在自己卻時不時地提起那時候。每當提起那時候這個詞時,我就懷疑自己,是不是也老了。老是肯定老了,我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老到了嘮嘮叨叨的地步。 慢慢想想,其實這個“那時候”就是懷舊,是對過去歲月的一種念想,對當年的那些人和事的一種懷念。俗話說得好,好漢不提當年勇。這種懷舊是不是自我展示,或者是自我欣賞呢?提起這個問題,我馬上想到了“人貴有自知之明”這一古訓。問題是當年咱沒有過什麼勇,問題是咱當年根本就不算什麼好漢,這咱還是心知肚明的。看看自己翻騰出的那些東西,不是破銅爛鐵,就是犁耬鋤耙,有的甚至是攆雞追狗,瑣碎得不能再瑣碎,生活得不能再生活。可自己就是在這些陳芝麻爛谷子裡陶醉著、快樂著,我恍然大悟,懷舊原來是有樂趣的。 有人說生活就是一團麻,我說生活是一片割倒的草。而懷舊呢?懷舊就如一頭反芻的牛,把那片草一口一口地吃進去,然後再一點一點地回味,細細地嚼慢慢地咽,那才有味道。懷舊好,真的很好。好就好在過去的歲月裡,不管是過五關斬六將,還是曾經走過麥城;不管是在蜜罐裡煨出的,還是在苦水中泡大的,在懷舊中都將化作美好的回憶。就算是有曾經傷害過你的人和事,在懷舊中都會淡淡地變成一縷青煙,隨著微風飄向藍天,有的還會化作朵朵彩雲,懷舊有一種一笑泯恩仇的神奇。是啊,人不能總生活在恩恩怨怨中,心裡挽著個疙瘩,今天想起今天不舒服,明天想起明天很彆扭,那活得還不累?特別喜歡農村中的一句話,叫做“有仇拿恩解。”有了恩怨當時就能化解,那叫做大度;退一步講,即使當時不能化解,那也不要帶到棺材裡去,有機會坐在一起懷懷舊,扯扯家常,把過去的不愉快丟在腦後。若是能在懷舊中丟掉恩怨,那未嘗不是一種豁達。 常常做夢,夢到兒時的童趣、十年寒窗的同學,和軍營裡的戰友。回想自己五十多年的人生,可以說是貫穿著艱難坎坷。但是,在夢裡更多的是歡歌笑語,是汨汨流動著的甜蜜。懷舊情結像是一個過濾器,它會把一個人過濾成一個透明體。一個人混濁了很容易,而通透了卻非常難。通透了還了得?那就是一身輕,就是個“沒心沒肺”,沒愁沒苦,甚至是不管不顧的歡樂體。經常回家看望八十七歲的老母親,和老人家坐在炕上,每每提及一個話題,母親就會和自己的過去聯繫在一起,一點一滴,連一個很小的細節都不放過。我知道,老人家從小失去了父母,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可是,在母親絮絮叨叨的回憶中,竟然沒有一句那時候不好的話,連一個不愉快的字眼都沒有。在滿臉的知足中,母親蕩漾著的永遠是快樂和幸福。 其實懷舊不僅僅是回味,而且還有把玩的因素在裡邊。把玩是什麼?把玩就是欣賞。手中有一幅好字畫,有一個舊瓶子,有一件舊傢俱等等。擁有者會捧在手裡,左瞧瞧右看看,就連一個紋路都不放過,而且看一次會有一次新的發現,瞧一回會有一個新的體會。或者站在那個物件前,來來回回地度著步,最好是背著手,不去碰也不去摸,用心去和這個物件交流。曾經和祥夫老師去殺虎口“放風”,在一個古玩店裡,祥夫老師淘得一件遼三彩小碗,上車後他把那只寶貝輕輕地捏著邊提起來,一會兒敲敲邊,一會兒敲敲底兒,嘴裡不住地念叨,嗯,鋼胎鋼胎,是遼金時期的東西。那眼神迷迷著,那嘴角翹翹的,那種歡樂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祥夫老師說,把玩這樣一件遼金小碗,你就是在和一千多年前的祖先對話,有意思吧?懷舊所產生的愉悅效應,就如把玩古董一樣,只不過懷舊是自己和自己的從前對話,是順著自己所走過的路,尋找著“那時候”的歡樂。 人人都有過去,每個人的過去都有歡樂有痛苦。在我們走好眼前的路的同時,經常不斷地回過頭來,遠遠地望一望那兩行腳印,不僅對過去是一個總結,而更多的可能是一種快樂。不論那兩行腳印是直直的還是歪扭著,所構成的畫面總是美好的,把自己的過去當藝術品欣賞,給您帶來的只有歡樂。 文章來源:笑不過三 |CYY饞嘴的貓 | 漫步 |思者在說的BLOG | 小千千星座奇緣 |迷離燈火 | 自由的喇叭 |小草:簡單生活,快樂人生 | 80後潮媽育出潮寶 |瑞則的易學部落格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清晨,我像往常一樣,匆忙地準備上山晨練。剛出樓道,就被濃濃的霧氣擋住了去路,抬眼望去,微弱的燈光從幾戶人家的房屋中擠了出來。來到相山中路,馬路上零星的出租車費力地睜著一雙雙昏黃的大眼睛,緩慢的行駛在大街上,只有路燈的燈光頑強地穿過濃霧,稀疏的散在馬路上,可能是由於霧大的緣故,十字路口很早出來遛鳥的老者也不見了蹤影,更聽不到那悅耳的鳥鳴聲了。 再往前走,光線又昏暗下來。斷續走過的晨練者們在辛勤的環衛工們的大掃帚唰唰的伴奏下,邁著急促的步伐,匆匆往山上趕,我有些懊惱,今天怎麼遇到這樣的鬼天氣,這是晨練最忌諱的天氣了,污濁而又潮濕。 隨著霧氣不斷瀰漫,我的腳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快點走,趕緊上山。”心裡默念著,想盡快結束今天的晨練,離開這污濁的空氣。到了將軍亭的山腳下,我兩步三步奮力攀登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和強度的加大,呼呼的喘息聲於自己的耳畔,汗水夾雜著霧氣的凝珠把我的頭髮都打濕了。眼見就快登頂了,低頭堅持著最後的幾步石階,忽然被早我登頂人們的驚歎吸引過去,隨著人們的目光和手指的方向,我被眼前的景色怔住了。遠處連綿的山峰被團團雲霧圍繞、簇擁著,群山在飄逸的霧中時隱時現;近處遊人的身影不時隱現在眼前,低頭看自己的腳下,柔紗般的霧氣在我的腳面緩緩地流淌。頓時,我驚愕得不知所以了,身體似乎不由己地飄忽起來,仿若到了天外仙境。“快看那邊”的驚叫聲引我急轉身。天!那不是一幅絕妙的水墨丹青嗎?一定是哪位大師在濃淡的潑灑,點滴的畫龍點睛;相山廟上方的霧,如飛天而降的瀑布遭受激烈衝擊後,瀰漫起的漫天水霧,縹緲如紗,朦朦朧朧,亦真亦幻。相山廟被被茂密的樹立和薄厚無序的雲霧掩隱著,繚繞著……我陶醉其中!雖然身上已被山風吹了個透徹,但那病冷的感覺絲毫不能侵入我久已沸騰的心懷。 微風吹拂著我的臉頰,立身於山巔,再次遠眺霧氣濃重的世界,感歎之情有感而發:我愛家鄉淮北。我愛淮北的山;愛淮北清新溫馨、潔淨有序市容;我更愛淮北今天的美景——相山的晨霧! 文章來源:News is a Con versation |麥家 | 塔羅小魔鬼黃予澤(敖犬) |北辰時間_娛樂&情感 | Take a trip: San Francisco and Napa Valley |吳木鑾的BLOG | 一點五 |阿甲說書 | 亭亭的部落格 |Richard Scrushy Trial 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11 Reads)
天寒地凍,最好攬攬家中寵物當暖蛋,互為取暖,親密到不得了,尤其是長毛品種的小可愛,如摩天使、波斯貓,以及剛剛曝光的新寵兒獅子兔(或稱獅子頭兔)。它的身形如龍貓、毛髮蓬鬆如松獅,簡直是活脫脫的優質暖蛋,讓人愛不釋手——不過,原來它比你更怕凍! 獅子兔並非浪得虛名,從正面看,就像一頭卡通化的獅子般。獅子兔最長也不過一尺多些,是小型兔身形,極度可愛,也不用太大的兔籠飼養,只要閒時放它出來跑跑跳跳伸展筋骨,已經足夠。 兔子耳朵是神經、血管集中處,切勿手執兔耳把它揪起來!  整潔家居保健康  不過,對於兔籠的佈置絕不可掉以輕心:首先盡量不要用網底,最好在籠底放軟墊或軟布,因為兔子後腳天生有個感應軟枕,用作偵察敵人來襲。長期屈站在籠底上,會令兔子腳板生出肉粒,腳形亦會變成八字腳,不良於行,嚴重的可能使它抗拒被抱起。另外,兔.子會在籠的四角任擇其一,選做廁所位,而對角就是睡眠的床位,只要在床位放置軟布,它就會安枕無憂。  鋪木糠是指定動作,用作吸尿,以及使甩掉的兔毛不會四處揚起,記緊要經常更換,否則兔.子很易患上皮膚病,例如腳趾脫毛、起繭等等。兔廁所上最好放上木糠。要訓練它用廁所,最好是當它大便時,立即抱到廁所內,它以後就知道到何處「方便」。  三個月一次暖水浴 要保持獅子兔的威武造型,定期打理毛髮必不可少。據寵物店員保賢所講,最好每天為兔子梳毛一次,否則將來毛髮捆成一團,一來會令到外形變得醜怪,而且再次打理也不易。剪毛最好是由寵物店專員負責,否則很易傷到其幼嫩皮膚。 為寵物洗澡也是一門學問,但原來兔子本身非常乾淨,如果每天為它抹抹身、除去眼垢,那麼三個月才替它洗一次澡也不成問題。可是記著趁陽光普照時間,先給它一個暖水浴,再來一個日光浴,好爽之餘又不怕「冷親」!也可以用乾洗粉,灑在兔子身上,然後用梳梳去粉末,兔子當堂香噴噴! 全身變色更省鏡 說了那麼多,獅子兔好像非常難養,保賢說其實只是手板眼見工夫,每日抹抹身、梳梳毛、喂糧喂草,便可快高長大。如果想叫名字時兔子有反應,可以每次先叫名字,當它望你時才抱它出籠,久而久之,它就會知道自己叫小白、叫賤兔、叫賓尼……養獅子兔有一個Bonus,就是它們的毛色可能會隨年歲增長而變色,曾經有只黑獅子兔變成灰色,比原先的色彩更亮麗、更奪目,有如醜小鴨蛻變。它們有尋常小兔的溫馴,偏偏樣子又桀傲不羈,站在兔群中可說是鶴立雞群,盡現不凡! 傳說兔子是玻璃肚,其實只要不強行搓揉它的肚皮,撫摸或是輕托絕無問題。 心兔BB屙肚感冒 初生兔很易感冒,所以最好在籠圍上軟布,並盡量把籠放在室內暖和地方。著涼的兔子會鼻頭濕潤,像人類流鼻涕,一發現這樣的情況就要找寵物醫生幫忙,否則極難醫治。屙肚也是兔子大患,買回來的兔子,最好先向售賣者查詢它食過什麼糧,以便繼續沿用,不要只放只大紅蘿蔔進去就算,否則兔子會屙水,很易就此脫水死去,非常可憐。 獅子兔小檔案 名稱:獅子兔(Lion Head) 品種來源:在比利時培養過來,據講是瑞士狐狸(Swiss Fox)跟比利時侏儒兔(Belgian Dwarf)誕下的混血兒。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7 Reads)
全球知名時尚、奢華產業領導者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A, LVMH)旗下,享譽盛名的Ruinart香檳酒廠,於1729年由尼可拉斯魯因亞特( Nicolas Ruinart)在法國香檳(Champagne)產區的Reims創立;過去280年來,不斷致力於提供消費者最頂級的香檳產品。   法國Ruinart香檳酒廠最具聲望、代表性的Dom Ruinart香檳,於1959年時首度推出,全部是以Chardonnay品種的葡萄釀製而成,廣獲喜愛者的好評與肯定。   為了慶祝這款頂級的Dom Ruinart香檳銷售50週年,法國Ruinart香檳酒廠特別與世界頂尖的荷蘭設計師馬登巴斯(Maarten Bass)共同合作,推出與眾不同、全新造型的Dom Ruinart香檳禮盒。   除了頂級的Dom Ruinart香檳之外,還包括酒杯、置冰筒,都是以溶化為設計主題,所呈現的巧妙構思;而酒杯與置冰筒展現特殊的傾斜造型,是最新奇的創意。   以溶化為設計主題,所呈現的巧妙構思;而酒杯與置冰筒展現特殊的傾斜造型,是最新奇的創意   這款全新的Dom Ruinart香檳禮盒將只限量推出50組,每組包括2個酒杯與一瓶Dom Ruinart香檳。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如何自製精油香皂。您可以享受到最天然的成分及自己最喜歡的香味,並且也可以製作自己喜歡的造型。 所準備之材料: 乾淨的塑料袋兩張 自己喜歡的芳香精油 (5~10滴) 透明皂基 (先把它切碎) 適量的荷荷芭油 蜂蜜 (1小匙) 造型模子或是小紙盒 製作過程一: 把兩張乾淨的塑料袋重疊後,放入無香味透明皂基, 從袋子上方用力的按壓, 充分的搓揉。再將適量的荷荷芭油搓揉入材料中,放入蜂蜜。再次用力的搓揉。 製作過程二: 準備一些水,所用的量是混合好的肥皂之一半。先在爐子上用鍋子煮些水,上面放一個碗,然後把剛才備好的水倒在這碗裡,再加入肥皂,一面加熱,一面攪拌,直到肥皂完全融化為止。 (溶液會變得滑滑的黏稠狀) 製作過程三: 將溶液拿離熱原,放到一邊,當它開始凝固的時候,放入選好的精油,再把它們混合均勻。你可以把肥皂瓢起來,用手把它捏成自己喜歡的造型,或者將它倒在從外面買的造型模子裡。但如果用其它紙盒時,盒面一定要塗上一點油,或襯上防油紙。 製作過程四: 等到肥皂成形之後,把它倒出來,再加點自己喜歡的小裝飾,就大功告成了。 製作過程四: 等到肥皂成形之後,把它倒出來,再加點自己喜歡的小裝飾,就大功告成了。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4 Reads)
對於具有征服欲的人來說徒手攀巖無疑是一項最好的運動了,從平地開始直至頂端,任驚險的山峰在腳下變為坦途。   一個人在繩索幫助下,憑靠著信心、體力和技巧攀上懸崖絕壁可稱為登山者的冒險了。而這種冒險因集健身、娛樂、競技於一體,要求參與者要具有勇敢頑強、堅韌不拔的拚搏精神,又要具有良好的柔韌性、節奏性和攀登技巧,在不同的岩石上完成身體的騰挪、跳躍、轉體、引體等驚險動作,給人以優美、流暢、刺激、力量的享受。   攀巖,近年來正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喜愛,被稱為「巖壁上的芭蕾」。   攀巖的裝備器材是攀巖運動的一部分,是攀巖者的安全保證,尤其在自然巖壁的攀登中。因此,平時要愛護裝備並妥善保管。攀巖裝備分為個人裝備和攀登裝備。   個人裝備:個人裝備指的是安全帶、下降器、安全鐵鎖、繩套、安全頭盔、攀巖鞋、鎂粉和粉袋等。   安全帶:攀巖用安全帶與登山安全帶有所不同,屬於專用,並不適合登山,但登山用安全帶可權作攀巖時使用。我國大部分攀巖者多使用登山安全帶,這是因為國內沒有安全帶生產廠家,而攀巖愛好者又常是登山人,於是兩種安全帶也就混用了。   下降器:8字環下降器是最普遍使用的下降器。   安全鐵鎖和繩套:是攀登過程中休息或進行其他操作時自我保護之用。   安全頭盔:一塊小小的石塊落下來,砸在頭上就可能造成極大的生命危險,因此,頭盔是攀巖的必備裝備。   攀巖鞋:是一種摩擦力很大的專用鞋,穿起來可以節省很多體力。   鎂粉和粉袋:手出汗時,抹一點粉袋中裝著的鎂粉,立刻就不會滑手了。   攀登裝備:攀登裝備指繩子、鐵鎖、繩套、岩石錐、岩石錘、岩石楔(CHOCK),有時還要準備懸掛式帳篷。   繩子:攀巖一般使用φ9-11mm的主繩,最好是11mm的主繩。   鐵鎖和繩套:連接保護點,下方保護攀登法必備的器械。   岩石錐:固定於巖壁上的各種錐狀、釘狀、板狀金屬材料做成的保護器械,可根據裂縫的不同而使用不同形狀的岩石錐。   岩石錘:釘岩石錘時使用的工具。   岩石楔:與岩石錐的作用相同,但可以隨時放取的固定保護工具。   懸掛式帳篷:當準備在巖壁上過夜時使用的夜間休息帳篷,須通過固定點用繩子固定保護起來懸掛於巖壁。   其他裝備:包括背包、睡具、炊具、爐具、小刀、打火機等用具,視活動規模、時間長短和個人需要攜帶。

Next